瓦赫迪抱怨官方援助不足 弗格森回应拒绝此类批评

马克·塞尔比刚刚在克鲁斯堡登顶将50万英镑收入囊中,另一边则有更多人还在为留在职业赛场而挣扎,伊朗选手索黑尔·瓦赫迪就是其中一位。来自德黑兰的他上赛季排名第99位,掉出职业赛场,接下来将通过Q School争取新的职业资格。

文 / 菲尔·黑格,《地铁报》

瓦赫迪带着妻子居住在英格兰东北部城市达灵顿,近期他喜得贵子,直言第一个孩子雷迪恩的降生让他宛如“重获新生”,但他也表示在达灵顿的生活很是艰难。

在被问及在达灵顿是否生活幸福时,他给出了否定的答复。“不幸福,这里没什么让我们幸福的,就是完全没有,”瓦赫迪说,“斯诺克球员只顾自己,一切都止于斯诺克球厅,见面问候打完球说再见,全是在球台上,打完球就走,生活就是这样,对我们来说这里没有生活,除了斯诺克还是斯诺克。”

“我妻子已经很好了,没有一天八小时一直跟我抱怨这些,即便她有理有权跟我抱怨。她在伊朗时才是有生活,有天伦之乐,但她抛下一切跟我到这来,支持我实现目标,我很感激。现在有孩子了,她不想感染新冠,10个月里她可能就出门过9次,为了透透气走走路。”

“我不在家时她就孤身一人,我在球台上也专心不起来,因为我妻子有可能遇到问题,我在这也没有亲人帮忙,谁都不认识。”

索黑尔·瓦赫迪在离家千万里的地方追逐斯诺克梦想,生活不如意,但他表示自己仍然享受比赛,即便有时他不得不强迫自己去享受。“非常艰难,差不多六、七成的感觉我还是享受斯诺克的,但不是十成,没有完全享受其中,受到生活方式、经历的艰难时光以及输掉的比赛的影响,但你得保持快感,这都没有的话就没法进步也没法赢球了。”他说。

他在3月的直布罗陀公开赛上表现出色,16强击败马克·威廉姆斯。4月他前往谢菲尔德参加世锦赛资格赛,期待成为首位打入正赛的伊朗人。资格赛首轮5比2领先朱利安·雷克莱,瓦赫迪看起来形势良好,但随后风云突变,他连丢四局5比6决胜局不敌比利时业余选手。

瓦赫迪坦言自己输在骄傲自满,代价也非常沉重,失利直接让他失去了保级希望。他说:“我难受极了,这赛季我有四、五场都是领先被翻盘或是比分接近输掉的,每当我接近终点都会无比紧张,失去专注度。要赢了我就会很激动,因为要有奖金了,能帮大忙的奖金。在比赛结束前我就开始激动了,这是个大问题,我得保持专注才对。”

在经历这场惨痛失利后,瓦赫迪没有立刻离开赛场,而是坐在椅子上久久难以释怀,看上去似乎难以接受失败的打击,他事后透露了当时的心境,其实是在用一个积极的心态与自己对话。他说:“当时我在想怎么会这样,为什么输了,我不能一直输这种球。现在我要在无收入的情况下度过两个月,肯定是非常艰难的一段时间。”

“但我告诉自己要做好准备继续努力奋斗,保持专注不要放弃,已经走了这么远了,该做的事都做对了,训练这么多,就是结局不太好,我必须继续打下去,战到最后。我的心态很积极,并非像大家以为的那样,我一直在给自己灌输积极的心态。”

“有的球员一输会立刻逃离现场,心里难受多一秒都不想在场内停留,但我不想逃避任何事,确保自己乐着离开,而不是带着怒气和那些消极情绪离开。”

瓦赫迪2012年曾在伊朗服役,近些年坚定不移地走斯诺克这条路。从2017年起,他一直活跃在斯诺克赛场,这次掉出职业赛场在他看来并不是终点。

“我在这个项目里花费了20年之久,从没做过斯诺克之外的事,所以要是离开斯诺克我不知道要以何谋生。”他说,“我最好坚持下去继续前进,之前有一些顶尖选手都想过放弃,但都打回来了。”

“我打得还好,要是把那些本该赢的球都赢下来,那我会成绩很好,可惜我没有,但我没那么差,还是能赢球的。这四年里我赢过不少优秀球员,有些球员两年内几乎一场没赢,有的人从没赢过顶尖球员,但我有,所以没什么太沮丧的,我只需坚定信念稳住心态继续努力。”

“我以为我会在世锦赛赢几场球,但比赛不会按照你的想法走,既来之则安之,我会继续打出最好的自己,永不言弃。”

上赛季仅获得2.5万英镑的奖金收入,又没能奖金丰厚的世锦赛赚到钱,瓦赫迪在无人能依靠的异国他乡还要支撑起这个小家庭着实不易。他表示想在比赛之余找一份工作贴补家用,但苦于签证限制他无法这么做。

他诉苦道:“我们没法找工作,这就是问题所在,海外球员到这打球需要签证,不允许找别的工作,又没有赞助商支持,都打了这么久了我想继续打职业留在这。可是我们没法打工赚钱,这就很不对。他们应该有办法让来英国打球的斯诺克球员有其他工作,可以做几个工时,任何工作都行。”

“世界斯诺克不在乎这类事,他们应该坐下来研究下,应该想办法帮助球员,不至于让球员最后毫无收入,这就是我的需求,我觉得应该没人会反对吧。他们肯定有办法,因为我们缴过很多税。如果他们允许我们找工作或者帮我们找,我们肯定能打得更好,赚到更多的钱缴更多的税。我们能过上更好的生活发挥出更大的潜力。”

“要是掉出职业赛场再也不打斯诺克,对这项运动肯定是无益的,想来从事斯诺克或是想来英国的人就会减少,因为他们会知道在这生活很难。但我们要是得到支持就会宣传说,来吧,别太担心收入,因为会有人帮你,然后你就会看到更多人打上来。但现在你只会在半决赛、决赛反反复复看到那几个名字,从不变化。”

世界台联主席杰森·弗格森拒绝接受此类批评,他表示官方会对有需要的球员提供帮助,此前也真实给予过帮助和支持。他在一份声明中说:“世界斯诺克巡回赛WST和世界台联在竭尽全力帮助英国海外球员前往英国征战斯诺克赛事并定居。索黑尔自2017年起一直是职业球员,在过去五年里有各种各样的支持和援助向他开放。”

“比如在第一次封闭期间,世界台联向所有WST职业球员进行了财政支持,索黑尔也用上了,他还作为世界台联官方教练协助2级裁判的认证工作。他目前持有的是精英运动员签证,是让他参加世界斯诺克巡回赛的,他若想在不同的行业工作,则需要申请相关的签证。”

“WST和世界台联始终愿意为旗下球员提供支持、建议和鼓励,因为我们的目标是支持全世界的斯诺克发展,但要批评我们为球员做得不够多,那我们不会接受。”

瓦赫迪将在本月下旬开始的Q School向新的职业资格发起冲击,此前他在2019年就是通过这个渠道重获的职业资格,他希望能复制之前的路。他说:“我当然有信心,尽量不让消极情绪蔓延,我想继续前进,这就是我想要的,想要享受生活。上一次在这打得不容易,有几场球很难打,但我很快就晋级了,事后就只剩兴奋和激动。”

2021斯诺克Q School赛事将在5月27日至6月13日在英国谢菲尔德的庞泽福治国际体育中心举办,三站赛事将共计产生14个职业资格。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